背景:
阅读新闻

怒江六库水电站启动前期工作 环保组织再发难

[日期:2008-02-21] 来源:中国水资讯网:搜狐科学  作者: [字体: ]
中国水资讯网——水利新闻中心 http://news.cjk3d.net/

  据《南华早报》2月17日报道说,中国华电集团计划于20日开工。另外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云南怒江州泸水县小沙坝村传出消息,六库大坝工地已经开工。2月20日下午,自然之友、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绿家园、太平洋环境组织、湄公观察等国内外20余家环境保护组织在北京召开会议,联名发表公开信,提请国家环保总局、参与怒江水电开发的单位等部门,向社会公示怒江水电开发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相关信息。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表达这种要求了。
  2005年8月25日,在历时两年多的“保留怒江生态江”的伪命题争论真相大白之后,一批NGO组织和极端环保主义者,再次利用社会各界对怒江问题的关注,向国家有关部门发出了一封《提请依法公示怒江水电环评报告》公开信。与此同时,缅甸泰国等地的一些NGO组织也向我国有关机构,提交了要求相似的公开信。


  然而,要求怒江开发的环评报告一定要公之于示,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怒江是国际河流,怒江水电开发规划属于国家机密,不经过一定的程序,不能加以公示(水利部、国家保密局水办[2000]649号《水利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为了能在不违反保密原则的前提下,满足一部分群众“了解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准备如何避免环境损害,如何安置移民,如何保证水库的安全性和经济性。”的要求,我们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和国内的一些支持怒江水电开发的NGO组织,找到在怒江开发问题上态度较为中立的《中国投资杂志社》中国投资杂志社,希望它们出面组织了一个类似准听证会的研讨会“中国水电开发与环境保护高层论坛”。会议请来了怒江开发的主要规划设计人员、各方面的有关专家,和当地群众、政府的有关人员,可以解答极端环保人士对怒江开发的各种质疑。但是,当会议主办单位三番五次的邀请写公开信的组织和个人选出最有能力的代表来参加这次会议,环保人士们几乎都不肯来参加会议。理由是“因为没有公示环评报告,信息不对称。时机不成熟,不能来参加会议”。


  很显然,根据现行国家法律公示环评报告是不可能的,而通过其它形式让关心怒江开发环境问题的组织和公民了解有关情况,还是完全可以办到的。而目前要求公示的那些组织和人员又非要把公是国家机密这个违法要求,作为他们了解情况(满足公示的目的)的前提。这种逻辑,明显的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2005年10月22日旨在让极端环保人士了解任何怒江规划环评细节的中国水电开发与可持续发展高峰会议如期举行,然而非常遗憾,公开信的撰写者们以信息不对称为由,拒绝参加会议,在积极要求信息公开之后,又主动放弃了怒江开发问题的知情权。这使得环保NGO们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至今仍然对怒江开发中的各种问题缺乏必要的了解,因此也难免对我国的怒江水电开发还存在各种误解。为此,会议在归纳、总结会的各位代表发言之后,对《提请依法公示怒江水电环评报告》的全部内容,分段一一对应的予以答复,希望解除公开信的撰写者和广大公众对怒江开发的误解。


  这些答复基本上已经比较全面地回答了NGO组织提出的所有疑问。此后,有关组织再也没有对《答复》发表过任何具体意见。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在深入了解怒江具体情况之后,为了满足怒江民众的强烈要求,正常启动了怒江开发。这是非常正确的英明决定,在能源极度紧缺、温室气体排放问题日益严重,全世界都在想尽办法节能减排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因为一些毫无根据的猜测、质疑就让怒江每年5000万吨的能源白白的流逝,不能让怒江当地群众守着这种丰富水能资源而去刀耕火种的陡坡耕种,不能怒江的生态环境继续恶化下去,也不能让人民让永远的生活在贫困中。

  总之,如果要求公是怒江环评报告的目的,真的是为了了解情况,表达意见,那么我们仍然非常欢迎。尽管我们对于公开信的答复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时间了,环保组织仍然可以就公开信所答复的内容进行继续的质疑、争论,如果有必要,我们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还愿意就怒江开发的一些问题召开会议,回答各种有代表性的疑问澄清事实。但是,有一点应该明确,我们不能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国家机密不能公示,借口我不了解情况,就阻止怒江水电的正常开发。

  客观地说,我国的怒江开发问题的信息公开程度几乎超过任何一个国家项目,争论的激烈程度,甚至可以说不亚于三峡。不仅各种层次上的听证会、论证会、研讨会开过许多,整个社会对怒江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被误导和逐步澄清的反复。如果现在有人还要说我国的怒江开发决策不够公开、透明,完全是不符合事实。即便是那些说不了解情况要求公示的人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曾经以怒江问题专家的身份到处演讲,为什么在自己造的谣言被揭穿之后,又跑出来要求什么知情权了呢?

  此时此刻,我们到有必要强调,由于我国电力体制改革之后的水电舆论宣传工作缺位,致使我国怒江水电开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2003年以来,国内外的各种反坝组织串通一气,勾结个别政府官员,制造了一系列的有关怒江生态江的谣言。这些谣言曾经通过某些不负责任的新闻媒体大肆传播,误导了公众,欺骗了领导,严重的干扰了国家正常的怒江水电开发工作,已经对国家的发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对此,怒江人民早已深恶痛绝。2005年4月陆佑楣、何祚庥院士、方舟子博士等一批专家、学者考察怒江之后,通过在云南大学的报告会和向中央反映情况,才扭转这种谣言惑众的局面。经过这几年的反复争论,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怒江开发符合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大趋势,符合怒江人民的意愿。用怒江人民自己的话来说,“怒江水电开发,失误不得,也耽误不得”这一点希望我们每一个真心关注怒江的生态环境,真正关注世界可持续发展的环保组织和人士能够予以充分理解。

  总之,关心怒江开发,希望了解怒江开发的有关问题的同志,可以再去参阅人民网上《水电专家对《提请依法公示怒江水电环评报告》公开信的回复》这篇文章。据了解,国外报道的情况也并非完全属实,怒江水电工程目前尚未正式开工建设,只不过有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批注开展前期工作。不过,根据怒江的现状和全世界节能减排的巨大压力,有关人士称开发怒江水电的大趋势是绝对不可改变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jk3d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