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长江水量下降致咸潮威胁增大

[日期:2006-11-14] 来源:中国水资讯网:财经杂志  作者:于达维 [字体: ]
中国水资讯网——水利新闻中心 http://news.cjk3d.net/

  未来的忧虑

  1978年咸潮刚刚过去不到30年,上海就面临甚至更为严重的威胁。一个最为普遍担心的问题是——未来咸潮是否会频袭上海?

  据中国气象局的统计,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六大主要江河的径流量全部呈现下降趋势。从目前情况看,未来长江水量的下降趋势仍然会长期持续。

  除了三峡以及上游的其他大坝项目,另外一个担心是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南水北调工程。一旦其加入“分食”长江水的行列,会不会造成水量本已减少的局面雪上加霜?按照计划,2007年,规模浩大的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将正式通水,部分长江水将从“东进”转而“北上”。

  对于这种忧虑,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陈曦川处长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南水北调工程东线一期工程从长江中调水的规模只有每年89亿立方米,且大部分工程是利用已有的河道,增加的量只有39亿立方米,所以对上海咸潮“影响很小”。

  随着2010年中线一期也将正式通水,或许长期而言其影响仍不可忽略。

  此外,潮汐的影响以及海平面的上升,也带来了长期的不确定性。自50年代以来,中国的沿海海平面都在以年平均1.4毫米-3.2毫米的速度上升。

  随着全球变暖,中国沿海海平面将保持上升态势,或许会进一步加剧海水倒灌的危险。据科技部、中国气象局、中国科学院共同完成的《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预测,到2030年,中国沿海海平面可能上升1厘米-16厘米。

  更大的威胁或许来自上海市不断膨胀的水消费。2000年以来,上海城市供水量每年以20万立方米/日以上速度递增,夏季高峰用水连年突破历史纪录。目前,全市最大日供水量已突破970万立方米/日。按此速度,上海将很快成为中国首个日供水量超过千万立方米的城市。

  应对之策

  咸潮的危害不言而喻。水中盐度升高,将导致用水企业的生产设备氧化,锅炉积垢,增加企业的成本;同时造成地下水和土壤内的盐度升高,危害当地的植物生存,影响农业生产。1978年的严重咸潮,就曾导致崇明岛到4月上旬早稻还不能收割。

  为了保障工业用水,上世纪80年代末,宝钢在长江口南边滩修建了容量为1087万立方米宝钢水库,以保障在咸潮来袭的时候,能够有氯化物含量低于200毫克/升的工业用水供应。

  1990年12月,上海市自来水公司在长江口宝钢水库东侧兴建了面积2055亩、容量832万立方米的陈行水库,上海北部的市民开始饮用来自长江的自来水。也是从这时起,上海市民的饮用水频频受到来自长江口的咸潮的威胁。

  目前,自来水厂一般都不做氯化物处理。一旦取水口含量超标,只能暂停取水。由于处理成本较高,即使国际上最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其成本1吨也在5元人民币以上。以上海市目前每吨约1.5元水价来计,显然远不足以补偿这一成本。

  黄浦江上游的取水规模也已近极限。按照目前的供水能力,到2010年和2020年,上海原水供应缺口将分别达到每天400万立方米和600万立方米。这意味着,上海市未来的供水不得不更加依赖于长江。按照专家的说法,现有水库的库容只能坚持大概十多天,尽快兴建新的水库,无疑是应对长期咸潮考验的当务之急。

  经过15年的论证,上海的第三水源地崇明青草沙水库今年年底将正式开工,并争取在2010年之前竣工。据悉,该水库建成后,容量将达5.53亿立方米,相当于陈行水库的七倍;日供水量719万立方米,可以保证上海连续68天供水。

  陈吉余院士也对《财经》记者透露,正在论证阶段的没冒沙水库如果能够建成,将成为上海第四个水源地。

  上海咸潮的形成主要有两种方式:一个是从崇明岛南面的长江口南支直接入侵,一个是从崇明岛北面的长江口北支绕过崇明岛从西面入侵上海。由于北支滩浅水少,加上地球自转的影响,更容易被海水侵入,被称为“北支倒灌”。

  长江设计院上海分院的徐建益院长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正在规划通过束窄北支来阻挡其倒灌。一旦这个项目顺利完成,陈行水库、青草沙水库“连续不可取水天数”将分别减少一半左右,大约相当于新建一个同等规模水库,而南支水源地的供水保证率和供水能力将得以大大提高。

  据悉,对于地下水开采所造成的地面下沉这样的因素,上海已经从很早开始逐步减少并实现回灌,以挽救地面下沉。

  但是政府的力量并不是惟一可以期许的手段。“构建真正的节水型社会,靠全民的力量保证人人能够喝到纯净的水,才是根本之道。”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水文室副主任宋献方研究员对《财经》记者强调。□ 本刊实习记者于达维/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jk3d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