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填出来的地基受不得力”过度围海引发灾害 填海项目严审严控

[日期:2007-05-23] 来源:中国水资讯网:南方都市报  作者: [字体: ]
中国水资讯网——水利新闻中心 http://news.cjk3d.net/
  本报珠三角围海造地调查到今天已是第三期了,这三期中,我们分别选择了三江入海口的汕头、珠江口的广州番禺、中山以及邻海的城市珠海作为调查样本,这三地不但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围海记忆,同时也基本上涵盖了广东城市所处的海洋特点。

  如果说汕头围海牛洋田沧海桑田轮回;珠江口围海造出万顷沙21围一片田园风光,也留下入海口变窄带来的内涝和赤潮的隐患;而珠海则有五分之一的土地是围海填出来的,留下了大量的土地储备。据介绍,当年围海造地是对水域和滩涂地进行围填,有些地方的淤泥甚至有四五十米深,这在当时的平整和建设中并不显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地方软质化就会彰显,往往出现建筑物下陷、开裂的情况。横琴口岸旧出入境大楼就是因为这样而弃用。
  
  “填出来的地基受不得力”

  2007年5月18日上午,珠海金湾区三灶东咀片。

  这是珠海围海造地后有限地用于城市建设的用地。这块土地曾经让众多的投资者热血沸腾,最后却黯然离去。走在东咀,曾经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已经完全找不到痕迹,街道宽敞而冷清,往往一段长长的道路上看不到几个人影。街道边间或开着的一些商铺也是门庭冷落,门可罗雀。

  虹阳路208号,这是一幢十几年的烂尾楼,楼高7层,占地一亩多。今年已经68岁的邱姨现在是烂尾楼的看护者。邱姨是肇庆人,据她说,这栋楼房的真正老板是她的老乡。因为老板并没有给她生活费,后来为了生活,她开始捡垃圾,并把垃圾放置在烂尾楼里,接着她把大楼分租给前来东咀打工的外来人,由他们自己填建空间,邱姨则按大小每年收取一百多到几百不等的出租费用。

  记者采访时,这个烂尾楼的一楼和二楼的部分地方都被人用砖头垒砌分割租出。不过邱姨说,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来租了,“因为房子的地基在下陷,连框架结构受力柱都裂了”“连我都怕房子会塌,来租房的更怕出事”。邱姨说,“没有办法,这里以前是海,老乡说,这填出来的地是软地基,受不得力”。记者在一楼看到,本来平整的水泥地面因为房子下陷,已经裂开几个巨大的口子,房子的两根框架受力柱下面的爆裂程度更是让人惊心。

  这栋楼房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建造的,90年代初,珠海提出开发西区、围海造地的计划,“到处是热火朝天的景象,处处是机器的轰鸣声,全国各地的投资者纷至沓来,各地的资金也像金海岸的海水一样涌来。

  但投资者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十几年过去了,西区撤了(分为金湾区和斗门区),留下了一栋栋烂尾楼。记者驱车在东咀随便走走,就发现了好几栋十几年前留下的烂尾楼。
  
  旧口岸地陷痕迹清晰

  珠海的围海造地除了当时的西区,横琴岛是不得不提的地方。

  2005年,距离澳门“一杆球”远的珠海横琴岛开发建议上报国务院后,“建设珠港澳大桥”、“9+2泛珠三角横琴经济合作区”、“打造港澳‘后花园’”一时成为珠海人热议的话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横琴岛成为了珠海对围海造地后土地开发的一个样本。

  “横琴岛此前除了大小横琴山之外全部是海”,珠海国土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从1992年到2000年,珠海就基本完成了对横琴岛的围海造地工程。填海面积30多平方公里,现在由横琴管委会负责开发”。

  横琴口岸和拱北口岸以及湾仔口岸是珠海和澳门联系的三大通道之一。横琴口岸的对面就是澳门纯蓝玻璃外墙的金都娱乐场,双方的间距令它甚至可以将口岸的形状清晰照出来。2007年5月7日下午,横琴口岸办的梁主任告诉记者,这里也是围海造出的地方。此前虽然也可以远眺到澳门,但是像现在这样可以用对方的玻璃外墙当镜子,那是不可想象的。横琴口岸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启用,不过此前用的是旧的出入境口,分为出境和入境两个部分,两部分相距约一公里。由于填海造地的地质软化,导致旧的出入境口路面下陷、房子墙头裂开。政府在两部分之间修建了新的横琴口岸,于2006年4月30日上午10时试运行,5月1日正式启用。记者采访时,在旧口岸外面还可以清晰地看出土地下陷的痕迹。在横琴出入境执勤的一名姓刘的警察告诉记者,因为危险,口岸负责人已经将里面所有的东西搬空了。

  珠海国土局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当年围海造地是对水域和滩涂地进行围填,有些地方的淤泥甚至有四五十米深,这在当时的平整和建设中并不显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地方软质化就会彰显,因而往往围海出来建设的建筑物都会出现下陷的情况。

  对此,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的徐祥民和凌欣两位专家在经过调查后有这样的一段结论:围海造地的使用常常会引起诸如海岸侵蚀之类的后果,严重时会造成沿岸农田、房舍等沉入海底。
  
  围海填出400平方公里

  围海的确给珠海带来了大量的土地储备。

  据调查,珠海进行大规模围海以前,它的陆地面积是1300多平方公里,而现在,珠海陆地面积已经增加到近1700平方公里。这也就是说,珠海填海造地的面积有400多平方公里,五分之一个珠海是围海填出来的。

  珠海围出来的土地绝大部分是分租给租户种植香蕉和变成池塘养鱼了。淇澳岛-担杆岛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墙上的地域分布图显示,淇澳岛总面积23平方公里,其中围垦面积为5平方公里。这5平方公里的围垦区现在就成了一大批海产养殖池塘和种植地,当记者前往采访时看到,一路围垦出来的这派充满田园风光的土地,也成了当地人招揽客人上门的手段,一路上,很多用竹竿、树枝和茅草搭建的农庄饭店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此外,从珠海大桥桥头往下看去,此前宽阔的海面现在已经类似于内地的一条河的宽度,两边是整齐的田地,上面种植香蕉和其他农作物,这些只是斗门当时的围海痕迹,金湾区则围得更多,珠海机场的一些跑道也是围海而来。金湾区国土局办公室陈主任说,他们现在办公的地方此前也是围海填出来的。他也表示,围海十几年来,并没有利用好围出的土地。像现在,占有珠海区30%土地资源的金湾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区域中心带。陈主任说,区里已经规划好,在他们现在办公楼附近的占地3.8平方公里的西湖区将会成为金湾区真正的中心。

  目前金湾区的总占地是447.63平方公里,不过除了贯穿金湾区的珠海大道还算有现代气息,许多地方就像农村。

  珠海围海也带来海洋生态环境恶化。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夏真教授的调查显示,横琴岛周边及珠海市沿岸区域的填海活动不但改变了原有的地形地貌特征,使海岸线更为曲折,掩盖了海岸线自然变迁的痕迹,而且改变了水动力条件,引起侵淤状况的变化,对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围垦的土地绝大部分依然在种植户和养殖户手中,他们大量使用的化肥、农药及排放的污染物,也严重污染了海洋环境。此外,日益增加的养殖场使海水的有机质污染程度也相应增加,赤潮多次发生。
  
  奇·横琴岛上顺德“飞地”
  
  珠海横琴岛上还有一块顺德的“飞地”,位于横琴岛中心沟,距离顺德约130公里。这块“飞地”就是围海造出来的。

  据《横琴岛围垦》记载,1969年下半年,毛主席提出“备战备荒”、“农业学大寨”,横琴岛围垦一事被提上议程。珠海向当时的佛山地区革委会请求援助。在权衡考虑之后,决定由顺德县去支援中心沟围垦工程。以中心沟为中心,西堤由顺德负责,东堤由珠海负责。从1970年开始,顺德杏坛、勒流、龙江、均安、沙蟯(乐从)五个公社3200名基干民兵组成围垦民兵团奔赴中心沟,由于有轮换制度,前后参加围垦的人数超过1万人。

  今年60岁的何洛钊介绍,经历3年多苦战,终于筑起了长各2公里的西堤和东堤,开挖了14公里长的环山河,沧海变桑田。1987年,广东省国土厅180号文件则明确了“中心沟围垦区范围内土地的使用权归顺德”。目前办事处管辖范围内有400多人口,其中顺德人近百人,主要从事水产养殖。
  
  ■ 部门说法

  填海项目严审严控 
  有关负责人表示,需经一系列科学评估才可上马

  围海造地一方面给政府提供了大量的土地储备和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带来了恶劣的环境影响。围海成了一把双刃剑。围海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国家对于近海围垦有什么样的要求和规定?2007年5月21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执法监察处的过副总队长。
  
  早在汉代就有围海

  据了解,我国围海造地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汉代,我国就开始围海。唐、宋时江苏、浙江沿海,曾有围海百里长堤。1949年后,先后兴起了三次大的围海造地潮。第一次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围海晒盐;第二次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围垦海涂扩展农业用地;第三次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初的滩涂围垦养殖热潮。据初步统计,仅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已围海造地1800余万亩,相当于现有滩涂面积的55%,主要开发利用方式包括农林种植、旅游、港口、油气、波浪潮汐电站、盐田、工商业、滨海砂矿、城镇建设等,涵盖了工业、农业、林业、旅游、交通、工矿企业、能源、化工等多个行业,在缓和我国沿海地区国民经济各部门对土地资源的需求,尤其是缓解耕地、盐田、海水养殖、城市、港口、工矿企业等方面的用地矛盾,发挥了重要作用。
  
  非法填海还在增加

  围海造地工程会导致有关区域的地形、地貌、水文和生态条件的改变,必将对水利、渔业、港口、航道以及生态环境等产生一系列深远的影响。

  因此,2002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四条明确规定,“国家严格管理填海、围海等改变海域自然属性的用海活动”,并对围海造地的管理设置了最严格的审批权限,即“填海50公顷以上的项目用海”应当报国务院审批。2002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发出《关于沿海省、自治区、直辖市审批项目用海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规定“填海(围海造地)50公顷以下(不含本数)的项目用海,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其审批权不得下放”。

  过副总队长告诉记者,在广东,自海域法实施以来,各级政府部门对于围海都比较谨慎。不过,近年围海的项目还在不断进行,非法围海的情况近两年还在增加。这些非法围海主要集中在深圳、珠海、阳江、惠州一带靠海城市,多数是由于手续不完全而提前开工。他说,国家对于围海的审批,需要两个方面的条件,一是是否满足海洋功能的区划要求;二是要有项目,并且需要经过环境和可行性等一系列科学评估才可以上马。而这个审批的过程是比较长的。这些非法围海主要用于电厂,港口的建设,以及旅游产业的开发。
  
  过度围海引发灾害

  根据生态学家的研究,一定的生态系统一般都具有调节、生境、生产和信息四种功能,而海洋生态系统,包括特定海域或海岸带自然形成的各种生态系统也都具有这四种功能。随着围填海中海域或滨海湿地的丧失,这些区域形成生态系统及其具有的服务功能都被埋葬了。这些代价仅仅换来了一块新的陆地,用于承载人类的路上活动。然而,这块新的陆地,即便由人工制造出新的生态系统,它的生态服务功能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自然形成的生态系统功能强大。而围海所得的经济收益,也许还远远不足以治理和恢复这些生态系统的投入。

  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司司长孙书贤曾指出,过度的围海造地有可能引发新的自然灾害。伴随城市过度向海上扩展,还会引发洪水、地面沉降、人为诱发地震等灾害。
  
  ■ 围海原则

  因地制宜 坚持保护
  
  在国家海洋局的门户网站上,海域管理司司长孙书贤谈到围海需要遵循的几个原则:

  一要因地制宜,合理调整布局;

  二要坚持深度、高附加值开发为主,高效利用;

  三要坚持集约经营、节约使用和综合利用;

  四要坚持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以保护为主。

  据科学统计,浅海海域的生产力高出相邻土地4-5倍,而且围海种植还需洗盐改良土壤,短者二三年,长者七八年甚至十几年,还需要有充足的淡水资源保证和相应的配套水利设施,利用效率较低。因此,除淤长型淤泥质滩涂外,围海种植应严格限制,而以“炒海皮”为目的的围海造地原则上不能审批。
  
  ■ 链接

  韩国:新万金计划终停工
  
  在韩国,有一个庞大的围海造陆工程——新万金计划,计划在韩国西部海岸群山与扶安之间的海湾筑起一条33公里长的大坝,拒海水于坝外,造2.83万公顷良田,蓄1.18万公顷淡水湖面,年产14万吨粮食。新万金工程无论其规模和预期效益,在当今世界围海造田的单项工程中都屈指可数。然而,这项工程拦截两条入海江河,其对自然的改变之大也显而易见。动工至今已历时12年,先后投入1万多亿韩元(1美元约合1180韩元)。随着工程总量已完成过半,伴随而来的是政界的唏嘘,民间的抗议,世界三大环保团体之一的“地球之友”国际总部主席纳巴鲁也曾赶到汉城要求新万金项目停工。韩国政府内,农林部坚决赞成,环境部和海洋水产部却一直唱反调。就这样折腾了十多年,法院最终判定新万金围海造地工程停工。
  
  荷兰:填出来的地又恢复
  
  围海造地最成功的荷兰,围海造地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有四分之一的国土是从大海里“夺”过来的,被公认为是人类战胜自然的壮举。近年荷兰出现了众多围海造地后遗症:海岸被侵袭,物种减少,自然景观不复存在。因此,荷兰政府决定将部分围海造出来的土地恢复成原来的湿地。1990年荷兰农业部制定了《自然政策计划》,用30年时间保护受围海造田的影响而急剧减少的动植物,建立起南北长达250公里的生态系统地带。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jk3d | 阅读:
相关新闻       围海造地  珠三角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1)
第 1 楼
发表于 2007-12-1 21:52:09
这篇文章帮了我大忙
热门评论